科普

從系統排列角度看“原生家庭”

發布于2020-06-15周瑞玲閱讀212評論0

圖片

這里講的原生家庭是從“影響”的角度來考慮的,從現象學的角度觀察到對當事人有影響的所有人都屬于系統排列說的“原生家庭系統”。

借助家庭系統排列,可以有兩個不同的方向去探索一個家庭的狀況——也就是過去跟現在。

探索過去的話,可以把他原生家庭系統排列出來,屬于這個家庭的人包括兄弟姐妹、父母、祖父母,父母的兄弟姐妹、祖父母的兄弟姐妹等。

自己“讓位”而使到這個系統能夠成立的那些人,同樣屬于這個系統。例如說那些不管是什么原因,已經離開,或者是讓到其他人能夠進入這個系統。當事人的曾祖父有位前妻早逝,他之后再婚,第二任妻子變成了當事人的曾祖母,在這個個案中,第一任妻子依然屬于這個家庭系統,因為她的離開,所以產生了第二段婚姻,才有以后的了女,要不然的話這些人不可能存在。一位媽媽跟她的丈夫離婚,與另外一個男人結婚,這個男人是孩子們的爸爸,第一個丈夫仍然屬于這個家庭系統。所有可能的成員都可以在排列之中被代表,治療師衡量哪些人相關性最大,就從哪些人開始。

一個人希望去探討他現在生活的話,可以把他現在的家庭系統排列出來。這種情況下當事人被代表,同時包括丈夫或者妻子、其他愛情關系中的愛侶,還有孩子們;每個父母的所有前度的伴侶都屬于這個系統,而且所有前度關系里面生下來的孩子也屬于這系統;最后,所有被墮胎的孩子也屬于這個系統。要處理的問題是關鍵,這可以是一個問題、主題或者原因。這個人想去做一個排列的個案,不管是現有的或者是原生家庭系統,都取決于他們問題的本質是什么。

有些問題直接跟原生家庭系統有關,而這意味著要把上一代或幾代人都排列出來。例如說,我跟爸爸一向都有問題,或者說我跟姐姐關系非常緊張,或者說有人被一種感覺所折磨,但不知道它的來源。例如:“我總是感覺到有內疚感。”或者“我一向感覺到很悲哀、很抑郁。”或者“我這一生很孤獨。”或者“我在生命中找不到位置,感覺不到自己是家庭的一分子。”

當問題直接跟當事人自己的現實生活有關時,可以選擇現有的系統。或者在過去的事件、親密關系之中所經歷到問題,例如:“自從上次分手后,親密關系跟我無緣。”有時候一對夫婦帶著問題來到工作坊:“我不知道我們應否分開或者繼續在一起。”或者說:“我們的孩子在學校里很麻煩,因為他神經非常緊張和過度活躍。” 

最后,有些問題可能同時來自兩個系統。有些影響是從原生家庭而來的,附加在當事人自己該負責的現實生活上。例如說:“我跟女人沒什么緣分,沒有一次能維持兩三年以上。”如果男人跟女人的關系總是運氣不佳的話,那么原因可能跟他的原生家庭系統有關。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一個男人已經超過40歲,他很可能在之前有過無數次的關系,一段新關系要成功的話,他必須要去處理他的過去,必須把他過去的“抽屜”清空。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他在前度關系之中扮演某些角色,對于這些關系的失敗負部分責任,或者導致這些關系的破壞。一個人有必要去反思自己的經歷,跟自己的過去和解。要不然的話,他帶著過去未了之問題,下一段關系美滿的機會會降低。

最切身、也是最影響我們的是現狀。時間上距離我們越近的事件,影響我們也越強烈,越久遠的影響也愈來愈少。這樣看來,兄弟姐妹的死亡,要比叔父、姑母的死亡,對我們來說影響更大。

有時候審視過去,注意其他人的行為和責任——即自己的父母或者先人,對于我們會比較容易和安心。要呈現自己生命中的事件,可能會很不安或很痛苦,因為我們必須要去面對自己的行為,同時接受選擇的結果。

當涉及孩子時,應由現有的家庭入手。孩子們幫助父母去承受未解決的問題跟負擔,若父母在家庭系統排列個案之中看見這種動力的話,通常發現有力量去面對過去,同時處理原生家庭的負擔。

有可能原生家庭系統,跟現有的家庭系統,會在家庭系統排列個案中重疊。例如,有些現在家庭系統會擴展,讓他自己的父親或母親站在他背后。或者先排列當事人的原生家庭系統,最后的階段,當事人的孩子才被加入。

要得到家庭里面關系完整的畫面,當事人可能要在不同的時間把兩個系統都排列出來。兩個排列個案之間相隔一段時間,是個不錯的主意。這樣有利于將新的信息和解決方法整合到當事人的生活之中。

有些參加者,雖然可以非常清晰地描述事實,卻依然無法講清楚問題,在這些情況之下,最好是把這個個案推遲,當問題越清晰地被表達,也意味著這個問題越迫切,代表在排列個案之中的直接感覺就越清晰,不清不楚的問題會導致代表們的感覺也不清不楚。有嚴肅問題的當事人,而且用認真的心態去面對問題,那么就更能體驗到系統排列呈現出來的力量。嚴肅的問題,通常是簡單而具體的,可以被一句話概?。

我曾經遇到一些當事人,他們有過家庭系統排列的經歷,卻依然會用非常含糊的字眼去訴說他們的問題,例如:“我總感覺到有阻礙,我想發揮我的創造力。”如果我讓步,繼續跟著這種定義非常含糊的問題去工作的話,對于當事人來說,結果總是令人失望的;最大的可能是毫無困難地達到“沒有害處”的解決方法,其中父母跟孩子可能會非常快地找到一個良好的秩序,但當事人卻感覺到很沮喪,他們可能會說:“我們家里有很多問題,關系非常緊張——這個排列幫不了我們。

另外,如果當事人在開始的時候,已經很焦慮,渴望盡快做完他們的個案,最好是讓他們等待。這種渴望似乎影響了系統排列的節奏和深度,同時令當事人的真正問題模糊不清,參加者沒有真的非常準確地知道他在排列之中想得到什么,或者怎么樣的結果才對他有幫助。每個個案對于所有觀看的人都有一定效果,可以幫助清晰自己問題的思路,找到解決方向。有時候,當事人的問題在工作坊的進程之中可能有改變,那就是說他在觀察其他人的個案時,自己已經有所改變,而有些新的東西變成更加重要的問題。兩三天后當事人會發現想處理的問題變得更加清晰,而且準備好充足的狀態去做一個排列個案。
另一方面,有些參加者可能感覺到做他們的個案還不是時候,那么他們可以作為代表體驗,個案的結果也可能接近自己的情況;這樣就算沒有直接從自己的排列個案之中找到處理方法,也可能從他人的個案中,為他們自己的問題找到解決的辦法。

摘自:《如何釋放家庭愛的力量》

作者簡介:

圖片

周瑞玲心理學研究生
  • 已幫助過4.1萬人
  • 入駐年限8.6年

預約咨詢私聊

— The End —

標簽:社會心理健康心理

歡迎搜索微信公眾號:525心理網關注我們,更多精彩內容與您分享!
文章轉載、原創投稿:[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用戶在525心理網上發表的全部原創內容(包括但不僅限于回答/文章/評論/圖片引用),著作權均歸用戶本人所有。若有侵權,版權個人或單位不想本網發布,可聯系作者或本站,我們將立即將其撤除。



本文最近訪客


0人參與評論

點擊登錄


發表評論,請先登錄/注冊



全國心理專家

科普相關測評




熱門城市:

重慶心理咨詢天津心理咨詢北京心理咨詢上海心理咨詢廣州心理咨詢深圳心理咨詢武漢心理咨詢長沙心理咨詢南京心理咨詢大連心理咨詢沈陽心理咨詢杭州心理咨詢廣東心理咨詢江蘇心理咨詢山東心理咨詢浙江心理咨詢河南心理咨詢河北心理咨詢湖南心理咨詢湖北心理咨詢四川心理咨詢遼寧心理咨詢福建心理咨詢陜西心理咨詢安徽心理咨詢山西心理咨詢江西心理咨詢廣西心理咨詢黑龍江心理咨詢吉林心理咨詢云南心理咨詢內蒙古心理咨詢新疆心理咨詢甘肅心理咨詢貴州心理咨詢海南心理咨詢寧夏心理咨詢青海心理咨詢西藏心理咨詢臺灣心理咨詢香港心理咨詢澳門心理咨詢海外心理咨詢


X向心理專家咨詢幫您解答心理困惑點擊咨詢

向心理專家咨詢←


粵公網安備44040202000105號粵ICP備08126023號525心理網手機版
© 2007-2020 PSY525.CN 版權所有
黑红梅方王为什么老输 体育彩票飞鱼走势图 11选5计划软件哪个好 幸运赛车小游戏在线 福建31选7中奖规则 甘肃快3投注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彩票山东11选5的玩法 福建11选5任五遗漏 微豪配资 甘肃快3推荐快三预测 极速11选5微信计划群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一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 大智慧股票分析软件 重庆快乐十分预测 今日大盘指数上证指数是多少